紫砂界史上独一无二的“四绝”子冶石瓢

  瞿应绍(1780-1849),字子冶,号月壶,晚号瞿甫,又署老冶、壶公冶父,室名“毓秀堂”,官至浙江玉环同知,清中期书画家。继陈曼生之后,又一位与紫砂壶艺术密切结合的文人,他将书法绘画与紫砂壶结合起来,创制了紫砂史上的名品“子冶壶”。
  ▲瞿子冶铭吉安制诗文竹石图石瓢壶
  ▲瞿子冶铭缀球壶
 
  瞿子冶聘请壶艺名家杨彭年、申锡、吉安等制壶,在壶上书画并亲自镌刻,称“书绝,画绝,壶绝”三绝。子冶三绝壶,制作精良、格调高雅,是收藏界争相追捧的重宝。
 
  《清代画史增编》记载:“瞿应绍······上海明经,性古雅,能鉴别金石文字,画宗南田而用笔放逸,又画竹功力最深,尤精篆刻。所制茗壶,摹法曼生,制极精雅”。
  ▲申锡制瞿子冶铭石瓢壶
 
  子冶石瓢是子冶壶中的代表之作,是瞿应绍与杨彭年首创。这把段泥石瓢,第一绝是申锡(清道光咸丰年间制陶名家)制壶,有其篆书印款“申锡”和“茶熟香温”;第二绝为瞿子冶书刻壶铭,“竹里煎起茶烟老冶”;第三绝是瞿子冶刻画修竹。那么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绝,是什么呢?
  ▲申锡制瞿子冶铭石瓢壶
 
  这第四绝就是,当代紫砂泰斗顾景舟大师为其配盖,在壶盖内侧刻有:“壬申(1992)仲夏为子冶壶配盖”,加“景舟”印记。
  ▲顾景舟所配壶盖
 
  此壶原来的壶盖缺失,遂请顾景舟大师重新配盖。然而“宁做三把壶,不配一个盖”,因为紫砂烧制的过程中变量甚多,随着每次紫砂泥料的调配,呈现出来的色相有所不同,泥坯烧成后的收缩率、窑温和烧法等也会造成变化。配盖必须根据原壶的品相、色相与赋意等元素加以调节,要配出原壶的泥、功、形、神、气等,绝非易事。
  ▲顾景舟配盖俯视图
 
  浑然一体、严丝合缝
 
  顾景舟大师以其精湛的技艺,重现子冶石瓢的神韵,无意间配成了一把“四绝壶”,此壶可说是清代至当代,申锡、瞿子冶、顾景舟三位制壶大师,跨越时空合作的作品,是文人壶艺史的缩影,世间绝无仅有。
 
  对于子冶壶,顾景舟还曾为一把子冶汉钟壶配过一盖,由私人藏家收藏。而顾景舟所制子冶石瓢壶,亦是清秀刚健,具有文人风范,深具子冶石瓢之精髓。
  ▲顾景舟配盖的子冶汉钟壶

  ▲顾景舟制子冶石瓢壶
 
  “书画壶”相结合的子冶三绝壶,是在继承陈曼生“书壶”,优良传统的基础上,发扬光大,与曼生壶一样,在紫砂陶艺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,是清代紫砂壶中的精品名作。
  ▲吉安制瞿子冶铭石瓢壶
责编:yunhong
分分时时彩网站品牌推荐